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

借貸寶王璐:信息共享還需有權威第三方

2019-01-16 17:09

  開放共享可提高效率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今年互聯網大會的主題, “發展數字經濟 促進開放共享——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王璐:過去講創新、講發展,大家都是埋起頭來自己幹;到現在這個時代,數據量已經很大了,包括現在互聯網金融領域遇到的有些問題,比如多頭負債,其實本質上是因為每一個單獨的企業都是信息孤島,會帶來很多的效率低下,這本身也和互聯網“共享”的底層主題是不符的。共享是我們的必由之路,而且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

  新京報:你剛才也提到大數據征信這塊,我們看到前不久也有消息,說 “信聯”(市場化個人征信機構)将在多家機構推動下成立,你怎麼看?

  王璐:我覺得是必要的。這涉及到大的兩方面問題:一是隐私問題,到底隐私權該怎麼定義?二是基于商業的考慮,對一些企業來說也不願意把自身獨有的數據共享,所以未來數據的聚集一定是國家層面的、具有公信力的、權威性的第三方主體來做這樣的一個聯合體。

  金融科技融合成趨勢

  新京報:前幾年大家都在說互聯網金融,今年大家都說“金融科技”,在你看來,金融科技企業是金融多一點還是科技多一點?

  王璐:很多人也問我,借貸寶更多的是互聯網企業還是金融企業。我覺得,以前講互聯網金融,其實那個時候更多的是用互聯網的方式去改變很多表層的東西,比方說銷售的渠道、用戶投資理财的方式,很多互聯網人湧進來做這些事情,甚至要颠覆這個行業;而經過了行業的波峰波谷之後,大家明白,金融是要有一顆敬畏之心的,而且傳統金融的很多技術、經驗、理念和認知是有門檻的,而這個門檻對許多從業機構是很難跨越的。

  所以,今年我們看到了傳統金融機構跟互聯網機構的融合。現在你會發現,互聯網機構會強調大數據,有深度學習的技術,而金融企業有的是金融的理解,對金融業務的認知,這種時候的融合跟以前會不一樣,大家重新回到各自軌道去做大家擅長的東西,這可能是比較健康的。

  新京報:今年有幾個熱的話題,有一個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你如何看待?

  王璐:到底金融也好、金融科技也好,是服務誰的?我覺得就是實體經濟。對互金行業而言,如果你服務的隻是一些大的節點,那麼有許多小微個體可能就沒有服務到。

  如果把金融體系比做血液系統,我們的主幹道是比較通暢的,比如大的銀行,可以很好的對接資金,但很難輸出給末梢,那些中小微個體。

  服務于大的機構,不是我們的優勢,國家可能希望我們可以創造出一個毛細血管系統,去服務中小微個體,這也是我們想做的事情。

  新京報:中國互聯網行業在哪些方面最有可能領先全球,從而成為真正的網絡強國?

  王璐:起碼在金融科技領域和移動出行領域中國互聯網可以說已經領先全球了。之所以金融科技可以領先,本質上是因為傳統金融機構的覆蓋率太低,普惠金融基礎設施不完善,我們具有後發優勢和改善的動力。中國在O2O行業的深度發展,也即将領先于全世界任何地方,之所以O2O可以做大,本質上是因為中國是一個巨大的統一的市場,這個在世界上是極為少見的,正因為如此,很多技術、模式可以以很低的成本進行複制,從而O2O的模式得以生存且繁榮。另外,不論是創業企業、互聯網巨頭,還是政府機構,對人工智能的投入都十分巨大,未來也有可能在這個領域領先全球。

  新京報:你自己過去的一年有什麼收獲,對未來一年有什麼期望?

  王璐:總結下來就是“打内功”,包括我們對組織結構的優化升級、風控體系的升級、開放平台的建設、賬戶體系的升級等。早期的時候我們發展比較快,我很擔心我們公司有大企業病,在2017年我們做了調整,把公司問題做了整理去一一解決,從現在來看,年初想的事情,在這一年基本都得到了完成。

同題問答:

  新京報:你認為過去一年來,互聯網行業最大變化或者說你印象最深刻的體會是什麼?

  王璐:首先是監管認識升級,監管對這個行業更了解了,也更自信了;其次是從業機構的認識升級,包括對監管的态度,對自身局限的了解;第三是傳統金融巨頭的升級,大家開始認識到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才是更有價值的,所以我們就看到很多互聯網巨頭和傳統金融巨頭的深度合作,類似幾家國有大行和騰訊、阿裡、百度、京東的業務合作。

編輯:借貸寶
相關新聞
借貸寶版權所有

網站地址 聯系我們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